星期六, 13 7 月

標籤: 修行

想因果,想眾生 
拉珍文集

想因果,想眾生 

時常聽到有人說:「某某某升任仁波且了,要當上師了,要趕快去恭喜他!」我總是默然。前日,有人又對我說:「你怎麼不恭喜某某某升仁波且呢?你對他有心結嗎?」我說:「我與他素無冤對,哪來的心結?只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恭喜他,又不是升官發財。若他是夠格的仁波且,眾生依止他能夠步向解脫,我要恭喜的對象是眾生而不是他。若他不是夠格的仁波且,將來錯導眾生,等著他的,將是難以窮盡的罪業果報,我心痛都來不及,怎麼能恭喜?」說完,我又不禁長嘆,放眼望去,佛教界到處瀰漫著這類庸風,我的默然倒成了格格不入。 在這個混亂的年代,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仁波且變成了一種世俗職位,四面八方的人都以佔據一個這樣的職位為榮為傲,這三個字已經失卻原有的寶貴和聖潔,充滿了虛榮。得到了,志滿意得,趾高氣昂,想著今後高高在上人前人後的擁戴供養,喜不自勝,還暗忖:這下看誰還敢瞧不起我!想到那些平素敵對的人在自己面前畢恭畢敬,真是難以抑制的揚眉吐氣;有的想盡辦法召告天下自己的這次「人事升遷」,一想到親友臉上的驚喜,心中就止不住的得意,好像光宗耀祖了,連睡著了臉上還掛著忍俊不禁的微笑。而那些垂涎已久卻沒得到這個職位的,躲在一旁一邊數著人家的短處,一邊想:我也不差,誰誰誰說過我前世地位不低,什麼時候,我也弄個仁波且來當!得到了,前途一片光明,嘴上不說,卻忍不住覺得好像打開了一扇通往名利的大門,風光無限,剛開始還算謙虛謹慎,漸漸的,心底的名利之欲佔據上風,雖然個個都不肯承認,但事實上,大家都開始程度不同的拉大旗作虎皮,炫耀自己多麼了不起,搶弟子,爭道場,奪供養,拉幫結派,彼此對立不滿,擴張各自的勢力,其火藥味之濃烈,不比社會職場差,甚至有的連黑道手段也使將出來,哪裡還有半點佛門清涼。比如前不久聽說什麼誰誰誰如果得到了某筆財產就承認他是某某法王,還有什麼生氣護法不幫他的忙,叫弟子去把護法像砸得稀巴爛等等...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拉珍文集

想長遠一點,一切都還在蔓延

佛弟子都會講兩個字「因果」,可惜,真明白進而篤信因果的人卻很少。 第三世多杰羌佛、釋迦牟尼佛、十方諸佛開示了眾生一個事實:「因果」是構成整個宇宙的最根本的規律。三世多杰羌佛在《因果實相——正諦篇》中開示:「因果實相,乃因果報應之唯物所現也,四宇遍及六大,互為緣起緣生,廣佈宇宙萬物,為實相之科學名詞而弗可分……」從中我們了解到,宇宙中所有的一切,都在因果這個科學規律中存在、變化。具體到我們自身,我們的語言、我們的行為、我們的思想,無一不落入因果。起心動念為因,語言行為為果,語言行為又為因,達到某種效果為果,達到某種效果又為因,促使產生另一個心念和語言行為又為果……等等等等,萬事萬物因因果果,相扣相連,永續不斷,如同一張無邊無際的網。 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總是下意識地認為,一件事情做了就做了,一句話說了就說了,做完、說完,就結束了。其實沒有,遠遠沒有結束。所有事物存在發展的根本狀態——因果,牽引著那件事或那句話在輪迴世間流轉演變,當然也就牽引著那事、那話的始作俑者——我們這些凡夫,在輪迴裡不停流轉演變,受善惡果報。 前幾天在雜誌上看到一則短文,很有意思,也頗多感慨,感慨於作者的眼界並未浮在事物表面,對事態的認識比我們很多佛弟子都深遠: 微笑的連鎖反應 一位女士衝一位面帶憂傷的陌生人笑了笑,微笑讓陌生人感覺很好,讓他想起過去一位朋友的情誼,於是他給這位朋友寫了一封信。這位朋友看到信後很高興,午餐用罷,小費給得十分慷慨。服務生驚喜萬分,憑直覺用小費買了彩票,中了獎的他,把一部分錢給了街上的流浪漢。流浪漢非常感激,因為他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吃過外賣,在回家的路上他看見一隻渾身打顫的小狗,就把它抱回自己又黑又暗的小房間取暖。小狗慶幸自己能夠躲過外面的暴雨,對人很感激。當晚房子著火,小狗狂吠報警直到叫醒了房子裡所有的人,大家得救了。...